组织机构: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内容
前线的日常——我在隔离待诊点工作
2020年03月10日

   固态量子党支部石琛

    我愿意把疫情的一线比作战场的前线,但却不愿把一线的工作比作前线上的战斗。因为与战斗不同,医生护士所做的不是英勇杀敌,而是治愈患者,他们也不需要一鼓作气,而需要细水长流。同样的也是社区工作者的日常工作,他们所做的何谈什么轰轰烈烈的奉献,不过就是对一地鸡毛的无尽耐心。我在2月14日这天开始来到我母亲所在荣军医院对口的酒店分流待诊点从事志愿服务,这里的工作人员面对着比一般人想象更危险也更麻烦的工作环境。

 

我在隔离待诊点身穿防护服

    很多隔离待诊点工作者拥有的是不密封的防护服、质量差还短缺的护目镜、普通的非医用口罩、聊胜于无的酒精喷消,面对的却是每天几十个被门诊诊断后的疑似、轻症乃至重症、危重症患者。不比进入污染区的医生可以尽量以自身专业的知识来提高防护,隔离待诊点的社区工作人员与志愿者们却是普遍对医疗毫无认识。病人普遍年纪偏大、大多数完全没有传染病认知,有近一半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老人没有家人照顾,加之患病后人之常情的焦虑与烦躁,工作人员非常难以和其中一些言语不清口音严重的病人沟通交流。他们可能会在你面前摘下口罩打个电话,可能会直接接触你的物品并找你帮他按下电梯,也可能会直接在你面前拍拍你的肩膀;极少数病人甚至会因等待太久而唾沫四溅破口大骂,因房间太简单而无理取闹动手动脚。

    大家每日都在给病人耐心解释帮助和与他们保持安全距离的考虑之间劳心劳力,我在体会了基层的真实工作和底层民众的真实生活后才能这样说:和很多基层干部底层民众谈安全、谈知识、谈心理健康,出发很好,但真的有一些奢侈而遥远。不得已在污染区吃饭、不断的哄慰激动的患者、用整个半天找一把能用的轮椅、一点点给患者解释核酸和尿酸的区别像这样,像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已经耗费了许多社区人员的多数精力,和他们谈论更专业的工作要求在现实上很难实现。

 

患者在待诊点所征用酒店前台等待登记入住

    当然实际志愿者人数不足、少数社区人员逃避一线工作任务、患者私跑回家的负面现象也不鲜见,这更加重了认真负责的医护人员与社区人员的实际工作负担。但我仍然看到了在这样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中的不得已条件下,大多数工作人员仍然基本完成了坚持所有的抗疫任务,完成了在现实条件下对患者最大的保障和关爱。

 

患者被定点救护车接走

    我所在的待诊点中,容留疑似或确诊中转的轻重症病人是初期的主要工作,每天的日常就是接引患者入住、观察患者身体状况并送医院检查、满足患者饮食及生活要求(送饭和联系社区提供生活物资等)、管理污染分区、联系定点医院、方舱或隔离点接受完成诊断的病人以及最重要的服务并满足患者精神及物质上各种各样的需求,有时甚至被我们笑称为“养老院”。

 

我母亲也是湖北省荣军医院的医护人员

    其中我主要从事的是接引门诊内所有疑似与确诊患者及带领待诊点患者去医院集体检查,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既经历了刚刚确诊情绪失控的患者长达几个小时的慢慢劝说,也体验到了被居住多日失去耐心的患者责骂的委屈感。但仍有不少患者表示认同了我们的工作成果,支持像我这样无偿报名的志愿者的精神,于这样的支持和鼓励之间,我体会到了践行才更加实际。


 
版权所有 2010(C)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
技术支持: